电子邮件:密 码
 网址大全  红色邮箱  昆仑论坛博客
                     阿合奇县 | 阿克陶县 | 乌恰县 | 阿图什市
 
阿图什公路总段退休职工许登方夫妇六载抚育柯尔克孜族弃婴的感人故事
2011-06-21   《工人日报》   

 

记者感言:有些人做事感动天,有些人做事感动地,但在帕米尔高原上,有一外位老人,他做的事感动了这里的人。六年前,他收养了一个柯尔克孜族弃婴,如今这名孤儿快乐、健康、活泼的茁壮成长。在他眼里,没有民族之分没有亲疏之别,不论是亲生的还是收养的,都是自己的亲人。记者在采访他时,他说出了一句最朴实的话,“就是养一个猫或者一个狗,时间长了都有感情,何况是一个人,她就象我身上的一块肉一样,我怎么舍得遗弃她。”

  “穿越戈壁和荒漠,穿越远古的呼唤, 克孜勒苏河,你汇聚雪峰消融的神话,带着柯尔克孜人的草地、奔马和羊群,带着永不回头的一个民族的强悍,一路奔涌,你的生命在向前的奔涌中升华,并且撞响了我灵魂里那血性的气节。”诗人笔下的克孜勒苏河热情而奔放。

  “克孜勒苏河”系突厥语,“克孜勒”是红,“苏”是水,意为“红水”。位于塔里木盆地西部,是喀尔噶尔河的上游支流。克孜勒苏河春汛早,时间长,上游流经第三纪红泥岩石,河水中夹杂有大量红色细泥沙,颜色呈红色,为此历史上曾称之为赤河,克孜勒苏境内有克孜勒苏河穿境而过,故在柯尔克孜克孜勒苏自治州成立时,决定以作为自治州的名字。

  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地处祖国最西端,新疆西南部,全州地跨天山南脉、昆仑山北坡交汇处的帕米尔高原东部、塔里木盆地西北边缘。国土总面积7.24万平方公里,其中山地面积占90%以上,有“万山之州”之称。

  在这“万山之州”,“红水河”河畔,发生了一段动人的民族团结故事。

  一位年过半百,身患多种疾病的汉族退休养路工人,用微薄的收入、辛勤的汗水、博大的胸怀收养了一个柯尔克孜族弃婴。六年过去了,一个刚出生几天,生命垂危的弃婴,在他的精心抚养下茁壮成长。他以实际行动谱写了一曲民族团结的赞歌,他的感人事迹在帕米尔高原上广为传颂。

  今年58岁的许登方是新疆公路管理局阿图什公路总段哈拉峻公路段的一名退休职工,妻子王素琴是家属,右手为国家二级残疾,家中有三个女儿,其中大女儿、二女儿在打零工,小女儿许倩是重庆科创学院的一名大学一年级学生,家庭经济并不宽裕。可这对年近六旬的夫妇,却用他们博大的胸怀抚养着一个与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柯尔克孜族弃婴,呵护她茁壮成长,用爱心谱写着一曲民族团结的颂歌。

  (一)“我有急事要办,抱着孩子不方便,请你帮忙照顾一会孩子,过一会儿就回来抱孩子”

  事情要追溯到6年前,那是2004年11月27日下午6时许,寒冷的天空飘着雪花。一名柯尔克孜族妇女怀抱婴儿,头蒙面纱,来到阿图什市建设路的迷梦商店,放下孩子拨打公用电话,打完电话后,对商店主人许登方说自己有急事要办,抱着孩子不方便,请他帮忙照顾一会孩子,过一会儿就回来抱孩子。

  忠厚的许登方热心地接过孩子,并放到靠近火炉的床上。就这样过了好长时间,许登方左等右等,打电话的妇女始终没有回来。这时,许登方夫妇听到女婴的哭声,打开小绒被一看,女婴穿着连衣秋裤,头上包着淡黄色的毛巾,毛巾上面血迹斑斑,用黑线绑的脐带露在外面,又黑又小,体重不足4斤,这分明是一个刚出生一两天的婴儿。见孩子不停地哭,心想可能是饿了,便去对面的超市买来奶粉、奶瓶,小心翼翼地喂给她喝。直到凌晨1点,屋外除了凛冽的寒风之外不见一个行人,始终未见那打电话的妇女来抱孩子。许登方夫妇想:谁不喜欢自己的孩子,可能是那妇女没办完事情而耽误了抱回孩子吧。他们商量着先把孩子安顿好,等天亮再说。

  许登方夫妇多处打听,引来不少人看新奇事,可没有人认识那位女子。众人七嘴八舌地责怪她那狠心的父母,却没有人愿意抱回家。许登方与妻子商量先把婴儿养起来。

  有人说“你们这么大岁数,而且自己还有三个女儿,还捡回个孩子干什么?趁早送人算了,现在小,只是吃点穿点,以后大了,事情多了,负担重啊。可许登方夫妇是个好心人,担心送给别人孩子再受苦,决定自己抚养。并请了一位有文化的柯尔克孜族朋友给婴儿取名加玛丽(柯尔克孜语意为漂亮),汉族名字叫许静茹,并把遗弃她的那一天作为她的生日。

  可是等了一天又一天,仍未见那个妇女前来抱孩子。第三天,小家伙病了,屁股发红、眼屎也遮住了眼睛,更严重的是小家伙拉不出大便,小肚子涨得像个小皮球。许登方夫妇急坏了,赶紧将孩子送到医院,经诊断小家伙上火了,住了3天院,打针、吃药,二丫头每天用棉签给小家伙掏屎,在一家人的精心照顾下,小家伙的病情很快好转。时间一天天过去了,许登方夫妇隐约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头,便急忙四处打听,希望能找到孩子父母的线索,但是半个月过了依然毫无结果。这时许登方一家这才意识到孩子可能是被父母遗弃了。

  为了这个孩子,王素琴半年多时间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比年轻的妈妈照顾孩子还要精心,每天晚上起来喂三四次奶粉,换好几次尿布,看着渐渐长胖的孩子,他们早已忘记了劳累。

  家里多了个孩子,自然多了很多事,那时许登方退休工资低,生活并不富裕,但坚持给孩子订牛奶、购买营养品,买新衣服。许登方对女儿疼爱有加,怕她冻着,饿着,有个头疼脑热就更着急了,一次女儿在家突发高烧,外面还下着雨,顾不了那么多,披上雨衣,背起女儿打的赶到了医院,女儿得到了及时治疗,女儿好了,他却患上了重感冒。

  (二)“爸爸,我们不能将这个小妹妹送到孤儿院去,你看电视上的没有父母的孤儿多可怜,我们会和您一起将小妹妹抚养成人的。”

  2005年2月,老许夫妇考虑到孩子大了,以后要上学,应该给她上个户口。找到辖区派出所,派出所民警说,没有出生证明,不能上户口,孩子是捡来的,应该到市民政局办理领养登记证。

  许登方又找到民政局,民政局以许登方本身有3个女儿,不符合收养条件,只能将孩子送到孤儿院去。许登方一听,把这么小的孩子送到孤儿院,孤儿院能照顾好吗?许登方没有同意这样做。回到家里,许登方跟家人商量收养这个女婴。许登方对家人说,我们决定收养这个孩子,就要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几个姐姐也要像自己的亲姊妹一样照顾她,假如有一天我走了,你们三个一定要将小妹妹抚养成人。两个同样善良的女儿哭着答应父亲:爸爸,我们不能将这个小妹妹送到孤儿院去,你看电视上的没有父母的孤儿多可怜,我们会和您一起将小妹妹抚养成人的。

  许登方自1996年冬患有类风湿病,如今又患有胃炎、胆结石、胆囊炎等多种疾病,身体每况愈下。正因为如此,许登方不得不考虑万一自己有个什么好歹,收养的这个孩子谁来负责。全家人一致同意收养这个可怜的孩子。

  许登方的妻子是一位善良的妇女,看到小家伙这个样子,作为女人最原始的母性,最自然的舔犊之情油然而生,心疼地把小家伙抱在怀里,眼泪哗哗地流下来:“可怜的孩子呀,你原本该是在妈妈的怀里撒娇,现在怎么就没有人管了呢?” 许登方说:“或许这是天意安排的,也是我们和孩子的缘分,我们一定要像养自己的孩子一样,将这个柯尔克孜族女婴养大成人”。时常给她买些衣裳,将许静茹(贾玛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三)为了给孩子办理收养证,年近6旬的许登方夫妇不得不补办结婚证

  如何给小家伙办理领养证和上户口却成了一家人最头疼的事。后面长达半年的办理时间是许登方一家没有想到的。

  许登方来到阿图什市民政局,可民政局还是以不符合收养条件为由,拒绝办理领养证。许登方想不能放弃,不能气馁,办不上领养证,就上不了户口,这孩子以后怎么上学。许登方先到哈拉峻公路段开了一张小孩是被遗弃的证明,帕米尔居委会也出具了同样的证明。

  许登方一次次往民政局跑,要求给孩子办理领养证。

  民政局经过多次的调查了解,许登方一家确实对孩子疼爱有加,从有利于孩子的成长角度考虑,民政局终于答应给办理领养证。为了办理领养证,按规定许登方夫妇必须出具结婚证,可是原有结婚证早已丢失,夫妇俩又不得不补办了结婚证。

  从居委会到民政局,再到派出所,通过长达半年,几十次的奔波,2005年8月23日,许登方终于办到了领养证,很快许静茹户口的问题也解决了。这下,许登方的心里终于落下了,这下就可以安心抚养孩子了。

  在许登方一家的细心呵护下,许静茹身体一天天好起来,脸色也一天天红润起来。有些人听说许登方家养了一个领养了一个柯尔克孜族小女孩,有出2万的,有出3万的,想收养许静茹。有人还向许登方打电话,要求收养许静茹(贾玛丽),长大后给他儿子当儿媳妇,并给5万元的抚养费。许登方说:“别说5万,就是给我200万也不可能给!”,这只是许登方为拒绝那些有收养之心的回答。有人不解地问:“你自己有三个女儿, 还收养一个柯尔克孜族族女儿到底图什么?”许登方说“我什么都不图。我只希望孩子能有一个家,能健康成长,将来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四)“再困难,我也要把许静茹抚养成人,如果我死了,三个女儿也会将她照顾好。”

  “再困难,我也要把许静茹抚养成人,如果我死了,三个女儿也会将她照顾好。”许登方坚定的说。

  其实,许登方家境并不富裕,甚至非常困难。

  1972年7月,19岁的他从四川德阳送母亲来到哥哥工作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三师第二修理厂,哥哥看他还没有上完学,就送他到农三师永安坝中学上学。一年后,正赶上农三师52团招工,他有幸成为52团警卫连的一名警卫员,负责看守犯人工作。1974年10月喀什养路总段到团场招工,他又一次幸运的成为乌恰养路段的一名养路工。他春迎风沙,拉沙修补坑槽,开挖边沟;夏战洪魔,抢修道路,救助抛锚的车辆和旅客;秋披霜露,早出晚归,辛勤耕耘;冬斗严寒,除雪破冰,保障公路畅在帕米尔高原公路上他一干就是13年。1987年5月调到哈拉峻养路段当推土机驾驶员。

  直到1996年12月由于严重类风湿,病休在家,单位每月发500元工资。1998年12月转为内退,每月发300元工资,直到2003年1月正式退休,当时的工资每月仅有1200元。

  1998年10月为贴补家用,靠许登方500元的病休工资实在无法支撑家里的开支,许登方夫妇向同事李年录借2000元,在阿图什市天山路开了一家20平方米的小商店。

  1994年4月,由于房东开商店嫌太吵,不愿意将门面出租。许登方被迫将商店搬到帕米尔路克州饭店附近。2003年7月,由于出租房拆迁,不得已许登方再次将迷梦商店搬到建设路(阿图什市交警大队对面)。

  许登方原有三个女儿,大女儿名叫许春丽,1983年3月出生,1998年9月考入克州农业学校,学习了一年半,由于经济困难,交不起每学年1000多元的学费,被迫退学。

  二女儿许晓艳初中毕业辍学在家,现在阿图什市喜家盈超市打工。

  三女儿许倩2009年考入重庆科创学院桥梁造价专业学习,学习非常用功,深得老师喜爱,现在已经是预备党员,在班里还担任团支部书记,学制4年,每年学费8000多元,一年费用需要花去16000元。

  在许登方一家的精心养育下,许静茹(贾玛丽)一天天长大。如今许静茹(贾玛丽)已经5岁了,生活得很快乐,变成了一个健康、活泼、可爱,非常懂事的漂亮小女孩,已经在市中心幼儿园上大班。4月29日下午,在阿图什市中心幼儿园举办的“民族团结双语口语大赛”颁奖大会上,当5岁的柯尔克孜族小女孩许静茹获得的一等奖送到汉族养父许登方手中时,赢来评委老师、小朋友及家长的阵阵掌声。全家人都像宝贝一样心疼她、呵护她。2008年、2009年妈妈、姐姐两次带着许静茹到乌鲁木齐玩耍,让许静茹看看外面的世界。在这个温暖的家里,许静茹(贾玛丽)正在幸福的成长。

  “只要我们活着,有一口饭吃,就有许静茹(贾玛丽)一口饭吃。假如有一天我们走了,她的几个姐姐也会照顾她。” 许登方夫妇坚定地说。一句再简朴不过却掷地有声的话语,把许登方夫妇那博大的父母之爱与人间大爱紧紧联系在了一起。这就注定了他们本就拮据的家庭将要付出更加的劳苦和艰辛。

  在无限的爱心和有限的力量之间,许登方夫妇从来没有动摇过,在他们的眼中,没有民族,没有亲疏,不论是亲生还是收养,都视为己出。

  许登方夫妇的行为将民族团结的表现得淋漓尽致,在人世间大写了一个“爱”字。他们这感人至深的故事,在阿图什各族群众中广为传颂。

  许静茹(贾玛丽)刚出生就成了一名弃婴,她是不幸的;她从此有一个温暖的家,有疼她爱她的父母和姐姐,她又是幸运的,我们向许静茹(贾玛丽)祝福,向抚养她的父母致敬,我们也相信,好人终有好报,好人一生平安。

  5月8日,我们在采访结束时,邀请许登方一起去吃饭,在饭店,他由于胃疼,吃不下饭菜,在我们的再三劝说下,只喝了几口汤。当我们问他有什么心愿时,许登方说,我的类风湿病、胆结石、胆囊炎等疾病非常严重,曾做过胃穿孔手术,妻子是国家二级残疾,三女儿在上大学。一家人的经济条件非常差,我有一个小小的心愿,希望给许静茹办个低保,如果再有可能的话也给妻子办个低保,解除家庭的后顾之忧,我百年之后也安心了。

  我们也呼吁有关部门,根据许登方家庭的实际情况,了却他的心愿。

  阿图什公路总段党委对许登方收养、抚育柯尔克孜族小女孩的感人事迹高度重视,极为关心。许登方曾两次被阿图什总段评为民族团结模范进步个人,树为民族团结典型。在第28个民族团结教育月活动期间,总段党委抽调专人组成宣传报道组,将其事迹进行整理、挖掘,并将组织宣讲团深入基层进行宣讲,使各族职工学有榜样、赶有目标,进一步促进民族团结,牢固树立“三个离不开”思想,为推动全总段民族团结进步事业不断向前发展做出新贡献。

  编后感言:有些人把自己的骨肉可以忍心遗弃,有些人不论生活再困难,遇到遗弃的孤儿他会不讲条件,想办法去救活这个小生命,并想方设法把她抚养成人。这就是人的区别,是好人是坏人,就是要从他的行为和行动中去看,不能光听他的花言巧语。新疆公路管理局阿图什公路总段哈拉峻公路段退休职工许登方夫妇就是我们心中的好人,祝愿好人一生平安。

 

 

[责任编辑:张刚]
2011-09-05
2011-08-05
2011-08-04
2011-08-04
2011-08-04
2011-08-03
2011-08-03
2011-07-27
2011-06-30
2011-06-30

 

文章评论加载中

用户: 联系方式:
       

 
主管单位:中共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委员会组织部
主办单位:克州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管理中心
维护电话:0908-4236893 投稿信箱:kzdj@www.lzktjs.com
新ICP备050037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