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密 码
 网址大全  红色邮箱  昆仑论坛博客
                     阿合奇县 | 阿克陶县 | 乌恰县 | 阿图什市
 
中共七大珍闻集萃
2013-02-01   人民网   

中共七大是中共历史上一次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具有革命里程碑意义的大会,也是历次党代会中间隔时间最长、筹备时间最长、会期最长的一次大会。会议召开期间,发生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或特殊或有趣的故事。

首次在自己修建的房子里开党代会

从1928年在莫斯科召开“六大”,到1945年在延安召开“七大”,中间相隔有17个年头。在这期间,中共中央曾经8次决定筹备召开“七大”,但都由于准备不充分而没开成。

从1942年春天起,到1945年六届七中全会,中共进行了一场整风运动,通过反对主观主义以整顿学风,反对宗派主义以整顿党风,反对党八股以整顿文风。3年的整风,使得中共在思想路线上获得了空前的统一。在此基础上,1945年4月23日下午,在雄壮的《国际歌》声中,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延安杨家岭中央大礼堂开幕了。出席会议的正式代表547人,候补代表208人,代表党员121万人。

杨家岭中央大礼堂这个别具风格的礼堂,是中央机关的工作人员为迎接“七大”召开而自己动手修建的。这座高大的建筑,气势雄伟,在当时的延安,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前六次党代会都是在别人修建好的房子里召开,所以,朱德在作正式报告之前,特意指出,这是我们党第一次在自己修建的房子里召开代表大会。

“七大”会场的正中间挂着毛泽东和朱德的画像,在主席台的顶端,是12个红色的大字:“在毛泽东的旗帜下胜利前进!”会场的后墙是“同心同德”4个大字,两边是“坚持真理”和“修正错误”两条标语。会场两侧,插着24面红旗,代表着中国共产党24年的奋斗历程,插放红旗的木座特意做成了“v”字形,意喻“中国共产党的24年是胜利的24年”。

从4月23日到6月11日,“七大”一共开了50天,时间之长在历次党代会中可谓是空前绝后。在自己建的房子里,中共构筑了第一座理论大厦——毛泽东思想。中共七大作为“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载入党的史册,它为党领导人民去争取抗日战争的胜利和新民主主义革命在全国的胜利奠定了政治和思想的基础。 

毛泽东到选举计票现场等结果

选举中央委员会,是“七大”的一项重要议程。1945年5月24日,“七大”召开第十七次会议,会议的议程:一是毛泽东作关于选举方针的报告;二是周恩来作关于选举条例草案的解释;三是大会通过中央委员会选举条例。毛泽东主要讲有关选举的重要原则性问题,周恩来则针对代表们在讨论中提出的若干具体问题进行解释说明。这样,代表们对选举的目的、方法等有了更多的了解。最后大会通过了正式的选举条例,保证了“七大”选举的规范、合理、公平和公正性。

大会在高度民主和高度集中相结合的基础上,经代表们充分酝酿和讨论,选举产生了新的中央委员会,其中包括王明等几个犯了严重错误的同志。在以无记名投票方式选出的44名中央委员中,毛泽东的得票率是100%,周恩来是95.67%,相差并不大,而最低的得票率是50.64%。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任弼时等5人当选为中央的五大书记。

高扬文作为太岳区的代表参加了党的七大。“七大”选举中央委员会时,高扬文被推举为计票员。投票之后,几个计票员正在后台忙碌地统计每位候选人的得票数。这时,一个身躯高大的人突然出现在计票员们面前,大家抬头一看,原来是毛泽东来到了他们的工作现场。计票员们个个惊讶不已,连忙给毛泽东让座。

毛泽东坐了下来,笑容满面地对大家说:“你们辛苦了。”接着,毛泽东详细问起每位候选人得票的情况。大家将已经计算出来的票数向毛泽东作了报告。他很关心地询问了洛甫(张闻天)与博古(秦邦宪)的得票情况,还特别问了王明得票多少,能不能选上中央委员。因为票数还未统计完,计票员如实作了回答:“张闻天得票还可以,而秦邦宪和王明得票少,能不能选上还很难说。”

毛泽东沉思片刻后说:“最好能选上。”他又说:“‘七大’是一次团结的大会,犯了错误的人也有代表性,起码代表和他一起犯过错误的人。我们不要把犯过错误的人推出去,而要团结他们。犯了错误,改了就好。”然后,毛泽东平静地坐在那里,耐心等待着计票员们把选票统计完毕。

当毛泽东看到秦邦宪(中委最后一名)、王明(中委倒数第二名)最终选上中央委员时,显得十分高兴,他对计票员们说:“这就好了,‘七大’真正成为一个团结的大会。”

中央委员的选举本来应该是选45名的,但王稼祥的票数没过半数落选了。党中央、毛泽东对王稼祥的功过有正确的评价,在选举中央候补委员时有意将王稼祥列为第一候选人。毛泽东在给代表们做工作时说:王稼祥犯过路线错误,但他是有功劳的。在二、三、四次反“围剿”战争中,他支持过正确意见,遵义会议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六届六中全会上,从莫斯科回来的王稼祥对共产国际的意见作了正确的传达。选举结果,在33名中央候补委员中,王稼祥名列第二。

周恩来在会上作自我批评让人感动

“七大”开幕式上,全体正式代表表决通过大会主席团人选,并以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5人组成“七大”主席团常委会,实际上也是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核心的雏形。周恩来在“七大”期间的21次大会中担任了两次会议主席,一次是5月1日第6次会议,当天大会发言人为陈毅、高岗;一次是5月30日第18次会议,议程是朱德作关于军事报告讨论的结论和刘少奇作关于修改党章报告讨论的结论。

大会开幕式上,周恩来在毛泽东、刘少奇之后作大会致词。他的致词回顾了“六大”以来党的事业发展及取得的巨大成就,虽然简短仅约1400字,却真挚感人、很有说服力和震撼力,受到代表们的热烈欢迎,会场上响起10多次掌声。

4月30日,“七大”召开第4次全体会议,开始讨论政治、军事两个报告。周恩来作长篇发言,也就是修订后正式发表的《论统一战线》。周恩来的这个发言与其他同志在大会的发言是不同的,他不是自由发言,而是“七大”以前党中央指定要讲的。因为统一战线是中国共产党克敌制胜的“三大法宝”之一。周恩来在大会上所作的统一战线发言,不仅受到代表们一致的拥护和赞同,而且得到很高的评价。很多“七大”代表从中了解了过去不知道的内部谈判材料,听起来很有兴趣,对党的统一战线主张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对蒋介石始终想消灭共产党的反动思想也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各代表团分组学习讨论中央领导的报告时一致认为,“七大”是建党以来最重要的一次代表大会,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对大会所作的报告和发言,科学地总结了建党24年来中国革命的历史经验,提出了党领导未来革命斗争的正确纲领和路线。

“七大”的一个突出特点是党内民主气氛浓厚,许多同志包括周恩来都在发言中主动作自我批评。周恩来在“七大”上坦率地检查自己不懂中国国情,一度执行过“左”倾路线,犯了很多错误。他在大会发言中说:在抗战初期的出兵问题上,当时党内有一部分同志,包括我也在内,犯了错误。就是以为民族高潮来了,应该做民族英雄,赶快出去吧!因此,在华北发生了争论。军分会小册子就是这样出来的,这是没有了解毛主席、中央的方针。党中央、毛主席的方针是要分批出兵,不要一下开出去,我们主要是到华北担任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去创造华北战场,作持久的准备,这样才能取得胜利,才能兴奋全国人民。华北有许多同志还是照着毛主席的方针去做的,所以得到广大的发展。

周恩来的自我批评讲得深刻,很让人感动。代表们对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的报告和发言都进行了认真的讨论,取得统一的认识,认识到“七大”是团结的模范,自我批评的模范,党内民主的模范。

吴印咸为完成摄影任务整整瘦了一圈

“七大”的摄影任务由延安八路军总政治部电影团承担。为了拍好会议,电影团负责人吴印咸会前就赶到了会场,了解拍摄条件,反复研究,确定拍摄办法。

由于国民党政府的经济封锁,胶片的来源在几年前就已经断绝了,吴印咸一向节约使用胶片,并特意留有备用。“七大”期间,为节约胶片,吴印咸首先了解了大会的主要议程,精打细算胶片的数量,做了仔细而周密的拍摄安排,从任弼时主持开幕、毛泽东作《两个中国之命运》的开幕词到最后毛泽东作题为《愚公移山》的闭幕词,每个重要的议程和会议瞬间,吴印咸都没有漏掉。

拍摄参加“七大”的中共领导人时,吴印咸独具匠心,运用多种艺术表现手法,使拍摄的照片既反映了人物的真实面貌,又突出了每个人物发言时的不同特点。在拍摄作《论联合政府》的政治报告的毛泽东时,吴印咸既用摄影机又用照相机,多角度拍摄下毛泽东富有表现力的手势和神情;在拍摄作《关于修改党的章程的报告》的刘少奇时,吴印咸从侧面取像,将刘少奇身旁的一束鲜花纳入照片中,使这幅简单的人像摄影具有了艺术的美感。几十年后,这张照片被印制成邮票,成为人们收藏的珍品;在拍摄作《论解放区战场》军事报告的朱德时,吴印咸将朱老总置于画面的左方,使主席台上的领袖群像巧妙地成为照片的背景,不但突出了人物,而且显示了拍摄的事件背景;在拍摄作《论统一战线》报告的周恩来时,吴印咸大胆采用了仰拍的手法,画面上部留出了大面积的空白,顶上一盏明亮的灯光进入了照片的左上角,使照片带上了浓厚的象征意义:中国人民的革命是在指路明灯——中国共产党的照耀下前进的。

众多照片中,“七大”全景的那张照片最费心思,也是流传最广的照片之一:醒目的标语和横幅,庄严隆重的大会场面,毛泽东站在主席台上讲话,党的领导整齐地端坐在台上,代表们在台下认真聆听……这张全景照片,看起来好像是用广角镜头拍摄的,其实,在当时的艰苦条件下,吴印咸手中只有几部老式相机,而且都是固定的标准镜头,根本不可能拍出如此宽阔的场景。吴印咸就想了两套招数:第一种方法是拍单幅的照片,第二种方法是用接片来对照片进行处理。后来进行照片对比,人们一致认为还是接片的效果较好。

“七大”的历史照片中有一张珍贵的全体代表合影,画面中前面的代表是盘腿而坐,中间有两排高低有所不同的木板凳,可以辨认出来的毛泽东、朱德、彭德怀、冈野进、徐特立、周恩来、林伯渠、吴玉章等人,或坐或站,他们的前面挤着三四排人。刘少奇、张闻天、陈毅、任弼时、叶剑英站在毛泽东等人的后面一排。最高兴的是朱德,满脸笑容。相比之下,其他人的表情就比较庄重而严肃了。受当时条件局限,这张合影没有发给每位代表。“七大”代表750多人,加上工作人员将近1000人,给每人加洗一张照片是一个极大的数目。所以,几乎没有一位“七大”代表得到过这张照片。当时能看到这张照片的也是极少数。直到新中国成立,博物馆陈列出这张集体合影时,一些“七大”代表才第一次看见照片上的自己。中直代表团的代表赵毅敏后来回忆说,照相时中直代表团坐在前边,这在当时是很优待的事情了。

历时50天的会议,吴印咸天天泡在会场上,就连吃饭、睡觉也想着拍摄工作。当他拍摄完最后一个镜头时,整个人足足瘦了一圈。吴印咸率领电影团的同志们终于成功地把“七大”的全部过程记录了下来,使今天的人们能够看到这些珍贵的历史画面,这也是中共历史上第一部完整的党的代表大会的影片资料。

珍贵纪念品寓意深刻而见证非凡

当时,为了庆祝“七大”的召开,有些机关和部队专门设计了一些纪念品赠送给“七大”代表作为留念。

中共中央党校赠送的纪念品是一个47cm×72cm的小本子,上面印着毛泽东侧面头像,下面写着“敬祝七大代表健康”,落款为“中共中央党校赠”。

中央出版局和中央印刷厂赠送的礼物是一个非常精美的笔记本,红、黑布包面,里面是延安自制的毛边纸,扉页上方印有毛泽东手迹“实事求是 力戒空谈”,下方印有“献给七大代表”等字样。

中央出版发行部和新华书店两家联合制作了“献给七大代表”的笔记本,扉页上方印着毛泽东的半身像,下方则是毛泽东手书的题词“实事求是 力戒空谈”。

延安鲁艺文供社送给“七大”的礼物是刻着毛泽东像的纪念章。还有的单位把毛泽东、周恩来的照片作为礼物送给“七大”代表。有的“七大”代表还得到了一张两寸大小的毛泽东的正面照片,一生都珍藏着。

八路军第115师第344旅第687团赠送的纪念品是一张方形的柞蚕丝手帕,上方印着“拥护中共第七次代表大会”,中间印着五角星,五星中央是镰刀、锤头,下面署名为“115师344旅687团全体指战员同赠”。做手帕的材料是八路军指战员们的战利品——缴获的日军飞机降落伞。

“七大”代表贺晋年后来回忆说,“七大”结束后,每人还发了一个纪念册,是延安出的油光纸小本子,印着毛泽东为中央党校所题的校训。

此外,“七大”代表证也是很有特色的,这是大会秘书处为代表们专门制作的。代表证的尺寸只比火柴盒稍大,材料是用质地较硬的纸,外面用紫红色的绸布做面料,封面没有文字,打开代表证,可以看到左边印有代表证的编号,右边印有代表的姓名、座位号及注意事项,中间加盖有“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秘书处”的椭圆形的红色印章。代表证在大会召开之前就填写妥当并分送到代表手里。开会时,代表出入会场时须出示代表证,接受门卫的查验。这个代表证如此精致“袖珍”,既体现了那个年代的艰苦条件,又说明大会是经过非常细致而精心的准备。同时,秘书处还用红绸布为每位代表制作了一个可以别在胸前的会标,非常鲜艳夺目。

 

 

[责任编辑:刘红亮]

 

文章评论加载中

用户: 联系方式:
       

 
主管单位:中共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委员会组织部
主办单位:克州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管理中心
维护电话:0908-4236893 投稿信箱:kzdj@www.lzktjs.com
新ICP备05003780号